扫描千亿国际官方微信
联系电话:028-85380888
新闻中心/News
行业新闻
自贸试验区将为成都 建设西部金融中心带来新机遇
[ 2017-06-22 09:54:35 浏览次数:444]


根据四川省政府出台的《四川省金融业“十三五”发展规划》,四川省在金融业方面的目标是:到2020年末基本建设成西部金融中心,成都将是承载整个四川省建设西部金融中心的桥头堡和核心区域,成都将着力打造成“西部金融机构集聚中心、金融创新和市场交易中心和金融服务中心”。符大海认为,自贸试验区建设无疑将为成都建设西部金融中心带来新机遇,成都应该认清定位,结合自身优势与特色,实现更快更好发展。

自贸试验区建设

助力成都打造西部金融中心

随着四川自贸试验区的获批、揭牌,自贸试验区建设将为成都建设西部金融中心带来新机遇。在符大海看来,自贸试验区建设带来的变化,首先便是金融机构引进数量的快速增长。“自贸试验区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加快金融制度创新。随着金融监管的放开和金融发展环境的改善,一大批金融机构将快速驻扎自贸试验区开展业务,跨国金融机构也将在自贸试验区设立地区中心,成都的金融机构数量将快速增长。”同时,由于自贸试验区建设将采用负面清单管理模式,金融机构将允许从事多样化业务,除了传统金融业务外,互联网金融、融资性金融、离岸贸易结算、融资租赁、保理业务、股权投资、资产管理等新型金融业务将快速发展,金融业态将不断丰富和完善。在此背景下,成都的金融业务多样性发展将加速。成都将在自由贸易账户开立以及相关业务,包括扩展人民币跨境使用范围,落实外汇管理改革以及创新融资方式等方面获得新机遇。

“自贸试验区建设还将给中外金融机构合作带来新契机,为金融资源集聚发展和金融产品创新带来新机遇。”符大海告诉记者,从现有经验看,自贸试验区建设将有助于中外金融机构探索实践共同出资、共同受益的资本运作和业务经营新模式,有助于推动区域内货币稳定体系、投融资体系和信用体系等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自贸试验区建设将进一步加速金融资源在成都集聚,充分发挥集聚经济带来的规模效应和竞争效应,金融产品创新将迎来大发展。最后,他表示,自贸试验区建设将促进金融业大发展,有助于吸引和培养金融业高级专门人才,有利于金融人才在区内流动,为成都建设西部金融中心积累人力资源。

发挥成都优势

做好成都角色

作为“一带一路”前沿城市,在自贸试验区建设的重大机遇下,成都应当如何准确定位、借势而上呢?在符大海看来,要在明确四川自贸试验区的战略功能定位基础上,发挥“成都优势”,做好“成都角色”。“从自贸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来看,四川自贸试验区的功能定位与前两批自贸试验区有相似之处但有区别,特别在战略定位上则完全不同。四川自贸试验区主要是落实中央关于加大西部门户城市开放力度以及建设内陆开放战略支撑带的要求,打造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实现内陆与沿海沿边沿江协同开放。成都作为四川省会城市和西部门户城市,应充分利用其区位优势和陆空交通枢纽中心的优势,努力做四川自贸试验区建设的排头兵,大力建设内陆开放战略支撑带先导区,实现内陆与沿海沿边沿江协同开放发展,尤其是在开放方向上要重点面向南部与西部地区,在辐射东南亚和中亚方向上发挥重要而关键的作用。”为此,他提出了三点建议。

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国家经济战略,加快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符大海表示,成都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国家战略中的定位与自贸试验区建设一脉相承,四川自贸试验区建设应努力结合国家经济发展战略。成都是“一带一路”的核心节点、长江经济带的战略支点、连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纽带,是连接西南西北、沟通中亚南亚东南亚的重要交通走廊,是内陆开放的前沿地带和西部大开发的战略依托,应充分利用其区位优势努力打造具有“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特色的内陆自贸试验区,从而为探索符合内陆地区尤其是契合西部及四川地区发展实际的国际贸易畅通新机制,提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贸易便利化水平,闯出一条内陆地区国际贸易发展的新路子。

顺应国内外制造业转移趋势,进行产业布局和集群发展,利用自贸试验区建设机遇发展优势产业,实现产业升级。他说,近年来欧美等发达国家提出再工业化战略,全球制造业产业转移加速。成都可借鉴天津多元化的招商引资模式,展开有针对性招商。依托天府新区和成德绵综合改革试验区以及各种创新合作园区,多区联动,瞄准高附加值、低运量的先进制造业,发展智能装备、新材料、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等高端技术产业集群。同时依托制造业大力发展金融、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向东对接长江经济带承接东部制造业转移,向南和向西对接“一带一路”转移优势产能。

结合内陆型经济发展特征,打造内陆型自贸试验区特色。符大海建议,成都应在自贸试验区建设中充分试点内陆地区依靠政府职能转变和监管创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成功经验;积极探索依托体制创新和科技创新,实现内生性经济增长的实践经验;不断探索内外贸一体化发展,充分发挥公路、铁路和航空等非港口交通节点优势,探索建设内陆型物流中心。立足成都在优质人才储备、电讯基础、能源土地的要素成本优势,依托国际内陆型综合交通枢纽和多式联运体系、以成都为中转枢纽的国际航线网络、便捷口岸体系及区域通关一体化,实现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协同发展;推动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助力本地区及周边企业纳入全球产业分工体系。